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家具 > 我决定不说:"听这些干什么?无聊得很。还是言归正传。告诉我,是不是雨点已经落下来了?" 看万丽也躺下了 正文

我决定不说:"听这些干什么?无聊得很。还是言归正传。告诉我,是不是雨点已经落下来了?" 看万丽也躺下了

来源:牛肉羹网 编辑:琳达朗丝黛 时间:2019-10-16 05:36

  看万丽也躺下了,我决定不说聂小妹就拉了灯,我决定不说说,好啦,别多想了,安心睡吧。就是个关心人的好大姐。但万丽心里却无法平静,一方面,聂小妹的这番剖析,使万丽受到很大的震动,“嫉妒”这两个字,像一根尖利的针,一下一下地刺着她的心,使她疼痛,让她难受,她希望自己能够像聂小妹说的那样,克服嫉妒,做一个心地坦白,大气大度、不与人争、靠自己的努力争取进步的人,但另一方面,她面对的又是无情的现实,不说其他远的事情,就眼前的这件事,因为沈老师让她参加座谈会,聂小妹肯定在沈老师面前说了她什么话,她虽不清楚聂小妹跟沈老师说的什么,但可以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万丽心里拿不定主意,要是真的因为聂小妹说了什么就换了人,要是真的换上聂小妹,她要不要去争个高下的?会可以不参加,发言可以不发,但不能不明不白地背什么黑锅,更不能向这种小人之心小人手法屈服。这么想着,万丽觉得自己很无所适从。

南凤街的街路改造计划,听这些干从十年前就开始讨论,听这些干一直到万丽上任当了沧平区的区长,这个改造仍然还停留在各种方案和图纸上,争吵的火药味越来越浓,实施的可能却始终停留在原地,万丽在区长办公会议上听汇报,听到一半,就听不下去了,站起来说,与其在这里纸上谈兵,不如到现场看看。南天服装城是南州市新建的一个大规模服装市场,么无聊得很前景非常看好,么无聊得很国营、集体、联营的服装企业都纷纷抢摊,新生的个体工商户更是看好这块肥肉,志在必得,一时间,抢摊行动在南州市上演得轰轰烈烈,更有先见之明者,早些时候就买下几个摊位,这时候再转手出让,翻一番掌股之间,今天就不是昨天了。

  我决定不说:

南州市房地产公司原先是南州市房产局下属的一个二级企业,还是言归正后来事业做大了,还是言归正升级为与房产局平级的正处级国营企业,周洪发是这个企业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从上任的那一天起,就是大权独揽的工作方法,就是我行我素的行为准则,田常规的担心正在这里,这种单位,一旦一把手倒了,如果没有更强有力的人接替,恐怕很快就溃不成军了。一个房地产公司,倒就倒了,命运要它倒,它不倒也得倒,商品经济时代,倒下个把公司,实在是稀松平常,更何况,如今看好南州经济发展的前景,看好南州大有可为的房地产业,别说南州自己的许多房地产公司,即便是海内外许多名声显赫的房地产大鳄,也纷纷来南州投石问路,更有抢先一步的,都已经盘踞许久,颇有作为了。南州市来的三个人中,传告诉我,高洪是年纪最轻的,传告诉我,升职也是最快的,他研究生毕业后,分到南州一家国营企业,当团委书记,闻舒到这个企业检查工作时,厂长临时让高洪参加接待,在座谈会上,高洪发了个言,一下子就被闻舒看中了,几天以后,就调到了市轻工局,过不多久,就碰上了这个班,高洪参加这个班,也是闻舒点的名,所以三个人中间,他的背景是最硬的。高洪虽然年轻,来南州工作时间也不长,但政治嗅觉灵敏,机关里许多复杂的背景关系,他都以最快的速度摸得一清二楚,这会儿看到聂小妹凑到毛部长那里,高洪过来对万丽说,毛部长曾经在聂小妹的乡里蹲过点。万丽“哦”了一声,说,怪不得。高洪说,这次聂小妹也是毛部长点的名。万丽心里就“嗵”地一跳,那个疑团随即也解开了,但紧接着心里又寒丝丝的,好像看到自己面前,就是一道见不着底的空谷。南州市来的三位同志,是不是雨点一位是市轻工局的副局长高洪,是不是雨点万丽从前不太熟悉,另一个却是万丽认识的人,聂小妹。聂小妹已经是长洲县的县委副书记了,她仍然是老样子,戴着一副近视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但说话行事依然干脆利索。万丽一看到聂小妹也到这个班上来了,特别想不通,当年平剑刚就是靠聂小妹这个开路典型,让自己成了全省的改革家、开路先锋的,按理说聂小妹是平剑刚的红人,向问当年吃的苦头,也就是从她这里开始的,现在怎么可能让她来参加这么重要的班呢?更何况,这个班的学员,一般都不超过三十五岁,少数特别突出的人,才允许放宽到四十,聂小妹刚好四十了,所以不用怀疑,聂小妹是被特殊照顾进来的。

  我决定不说:

能把李秋气哭了,已经落下这位某科长倒也在机关里风光了一阵,已经落下虽然事后向李秋口头检讨,但那口气却绝对是胜利者的口气,不过李秋那天也不曾失败,她是另一个胜利者,她露出难得的微笑,握着某科长的手,真诚地说,谢谢你的提醒,谢谢你的推动力。某科长目瞪口呆,后来方才知道,就是在他一气之下攻击了李秋之后,李秋才下决心离婚,不再拖泥带水,与过去彻底地告别。那个某局的行政科长叫平原,几年后调了一个部门,后来提拔当上副局长,再后来,他竟然成了李秋的第二任丈夫。只是有人问到李秋或者问到平原是不是这回事,他们都哈哈一笑,你们编故事呢。这回答,似乎含糊得很,是既不肯定也不否定。但这都是后话了。年底的时候,我决定不说机关党委组织党群口的同志开迎新座谈会,我决定不说按惯例,会后是聚餐,聚餐后晚上还有联欢活动,跳舞唱歌,每年的这一天,就是机关集体过年了。这一天万丽一进会场,脱了外套,露出里边一件浅色的毛衣,机关党委的严书记立刻眼睛一亮,说,哎呀,小万,你这件毛衣,太漂亮了。万丽不好意思地说,我这灰不溜秋的颜色,本来倒是想回去换件鲜亮点的,上午忙年终总结了,没有来得及回去换。严书记说,不用换,不用换,你穿什么都好看。

  我决定不说:

年底前,听这些干社会部的马部长来汇报工作情况,听这些干其中谈到公司与外面的一些部门及个人签的租赁合同,因快到年底,该续签的要续签,该终止的要终止,该结束的要结束,根据公司的规定,马部长已经一一做了处理,也都有完整齐全的书面材料,本来马部长完全可以将书面材料放下就走,但这个同志偏偏工作特别细致认真,从不马虎,一定要口头再汇报一遍,万丽有事缠身,本来心里有点嫌他啰唆,但又不好直截了当地叫他不要汇报,就勉强地听了起来,听的过程中,还不礼貌地看了几次表,但马部长心无旁骛,根本看不到万丽的暗示,将所有的合同对方一一介绍过来,凡是续签的,他都强调为什么要续签,凡是终止的,他也都一一说明为什么要终止。

年后将要召开的人大政协会议,么无聊得很虽然不是换届年,么无聊得很但却有比较大的动作,所以,这一个秋天,比起平时一般只有少量增减没有大出大进的相对平静的年份,也可以算是一个多事之秋了,早已经有消息,政协常委班子,将增补一些新人,其中重要的内容之一,就是要吸收安排民营企业家进政协常委,南州市里数得上的民营老板们,至少有一半人心动起来,向往起来,跃跃欲试了。孙国海见万丽脸色很难看,还是言归正就闷头坐着,还是言归正一言不发了。万丽心里憋得慌,见孙国海不理她了,又觉得委屈,又为自己害了向秘书长的事情后悔不已,又不知道机关的人对她到底怎么看,胡思乱想之下,眼泪忍不住又掉了下来,边抹眼泪边自言自语地说,我还有什么脸在机关呆下去,我还有什么脸——孙国海本来是不想再说什么了,因为无论他说什么,万丽总认为他说得不对,孙国海也摸不着头脑,但这会儿听万丽这么说了,他却又忍不住了,这是你多虑了,机关里谁不知道你的为人——话音未落,万丽已经说了,知道我为人,知道什么呀,人家不都认为我是向秘书长一手提拔起来的吗?孙国海说,但这是事实呀,事实你总不能不承认吧。万丽一下子泄了气,孙国海说得不错,她就是向秘书长一手提起来、重点培养出来的,她就是向秘书长的人,这是事实,这是永远的烙印,无论她今后如何的努力,工作如何的出色,做人做得如何的地道,她身上的烙印也是消除不掉的。

孙国海开口一个我的老婆闭口一个老婆是我的,传告诉我,令万丽十分反感,传告诉我,不由得想起当初头一次见面,撞碎了她的热水瓶,一迭声说不是我撞的不是我撞的,不就是个自私鬼吗?万丽忍不住说,你的老婆你的老婆,你怎么像个农民似的自私狭隘?孙国海说,我本来就是农民嘛,老婆本来就是我的嘛,我学不来你们的高尚伟大,可以心甘情愿把自己的老婆给别人看来看去。万丽说,你瞎说什么,要是你的同学来,我这么说你的同学,你心里怎么想?孙国海说,要是你晚上回来,看到我和一个女同学坐在家里,你又会怎么想?何况这个女同学,过去还对我有意思。万丽脸一冷,断然地说,我不想说了,休息吧。孙国海说,为什么不想说了,心里没鬼的话,说什么都不怕。万丽说,我累了。孙国海说,跟别人聊天不累,看到老公一回来就累。孙国海骂了一通人,是不是雨点沉默下来,是不是雨点万丽也不说话,两个人僵持地坐着,家里的电话又响起来了,孙国海坐着一动不动,好像没有听见,万丽僵了一会儿,还是僵不过他,过去接了电话,是孙国海的朋友打来的,听到万丽声音,开口就是一声嫂子,万丽说,谁呀?对方报出了名字,万丽并不知道,对方又说,嫂子,你可能不知道我,我们可都知道你,你可是国海的骄傲啊!万丽有点尴尬,说,哪里。对方说,那可半点不假,我们哪次碰面,不听他念叨你几句,还经常代表你向我们敬酒呢——哎,这会儿他在家吗?我们等他吃饭呢,手机刚刚还开着,怎么这会儿关机了呢,电话里还在啰唆,万丽把话筒朝孙国海伸过去,孙国海接了,说,你们先吃,我有事情,等一会儿过来。电话那头还在叽叽咕咕,孙国海已经把电话搁下了,眼睛看着万丽,万丽扭过脸去,但心却已经软了下来,说,你去吧。孙国海好像不敢相信她的话,又怔怔地看着她,万丽说,不去你是过不去的。孙国海疑疑惑惑就起了身,走到门口,又回头说,我走了——你别乱想了,我早跟你说过方梅,是个没脑子的女人。

孙国海没辙了,已经落下过了一会儿,已经落下又说,我们上岸后,方梅的老公和孩子就过来了,他们一起走了,不信你问丫丫。万丽说,我为什么要问丫丫,丫丫懂什么,是你做的事情,就要问你。孙国海说,问我就是这样的事实,他老公就带着他们的儿子去游乐场玩,她就跟我们划船了。万丽说,你说到天下去,说到天上去,会有人相信吗?方梅的老公是个什么人呢,他眼看着自己老婆丢掉自己和孩子跟着别人上船去?孙国海,我告诉你,以后说谎,先编圆一点再说。孙国海说,但是事实真的就是这样。万丽急白了脸,说,孙国海,你还觉得你嘴里吐出来的是人话吗?孙国海呢,我决定不说一听万丽这么说,我决定不说就更来劲,道,为什么,怕他?你怕他?你怕我不怕?我还偏要去问问他!万丽就更走火入魔地陷进去,急不择词地说,孙国海,我告诉你,你没有资格找人家说话!孙国海道,我没有资格?我没有资格谁有资格?他敢欺负我老婆,我不找他谁找他?万丽虽然急得心里直冒火,但很快也发现自己又走火入魔,当年,万丽头一回碰到金美人对付她的时候,不就是这样的一出戏吗?这么多年来,可是演了一出又一出啊,万丽赶紧让自己冷静下来,语气也放慢了,语调也放低了,好声好气地说,孙国海,不说耿志军了吧。孙国海却仍在兴头上,不说还不行,道,这种人,我见得多了,你对付不了,让我去对付——万丽只得说,不用了,我对付得了,对付不了的时候,再找你帮忙。孙国海这才缓下劲来,但仍然没完,说,本来嘛,你的位子,是田常规给的,你还怕了他?不行,你就找田常规说话,田常规还能不支持你?!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0.0676s , 7035.507812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我决定不说:"听这些干什么?无聊得很。还是言归正传。告诉我,是不是雨点已经落下来了?" 看万丽也躺下了,牛肉羹网?? sitema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