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财务投资担保 > "听谁说的?"我有趣地问。 院心有一座大铁香炉 正文

"听谁说的?"我有趣地问。 院心有一座大铁香炉

来源:牛肉羹网 编辑:保姆 时间:2019-10-16 05:25

  院心有一座大铁香炉,听谁说的我安在白石座子上,听谁说的我香炉上刻着一行行蚂蚁大的字,都是捐造香炉的施主,“陈王氏,吴赵氏,许李氏,吴何氏,冯陈氏……”都是故意叫人记不得的名字,密密的排成大队,看着使人透不过气来。这都是做好事的女人,把希望寄托在来世的女人。

曼桢笑道:有趣地问“我刚才听伯母说的。”话说到这里,有趣地问叔惠仍旧没有提起世钧,他擦了一根洋火点香烟,把火柴向窗外一掷,便站在那里,面向着窗外,深深地呼了一口烟。曼桢实在忍不住了,便也走过去,手扶着窗台站在他旁边,带笑问道:“你到南京去看见世钧没有?”叔惠笑道:“就是他找我去的呀。他结婚了,就是前天。”曼桢两只手揿在窗台上,只觉得那窗台一阵阵波动着,自己也不明白,那坚固的木头怎么会变成像波浪似的,捏都捏不牢。曼桢笑道:听谁说的我“我结婚还早呢。至少要等大弟弟大了。”顾太太惊道:听谁说的我“那要等到什么时候?人家怎么等得及呀?”曼桢不觉噗嗤一笑,轻声道:“等不及活该。”她从被窝里伸出一只白手臂来,把电灯捻灭了。

  

曼桢笑向世钧努了努嘴,有趣地问道:曼桢心慌意乱地也没有来得及细看,听谁说的我却又把眼光回到招弟身上,听谁说的我想仔细认一认她到底是不是招弟。虽然只见过一面,而且是在好几年前,曼桢倒记得很清楚。照理一个小孩是改变得最快的,这面黄肌瘦的小姑娘却始终是那副模样,甚至于一点也没有长高——其实当然并不是没有长高,她的太短的袍子就是一个证据。曼桢心里想,有趣地问照这样下去这孩子一定要得消化不良症的。

  

曼桢摇摇头笑道:听谁说的我“我们一年难得放几天假的。”慕瑾道:听谁说的我“能不能告几天假呢?”曼桢笑道:“恐怕不行,我们那儿没这规矩。”慕瑾露出很失望的样子,道:“我倒很希望你能够去玩一趟,那地方风景也还不错,一方面你对我这人也可以多认识认识。”曼桢也避免向他看,有趣地问她望望叔惠的背影,道:“待会儿再说吧。待会儿你上我家里来。”

  

曼桢一个人在房间里,听谁说的我她把床上乱堆着的被窝叠叠好,听谁说的我然后就在床沿上坐下了,发了一会呆。根本一提起鸿才她就是一肚子的火,她对他除了仇恨还有一种本能的憎恶,所以刚才不加考虑地就拒绝了她姊姊的要求。现在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她这样做也是对的。她并不是不疼孩子,现在她除了这孩子,在这世界上也没有第二个亲人了。如果能够把他领出来由她抚养,虽然一个未婚的母亲在这社会上是被歧视的,但是她什么都不怕。为他怎么样牺牲都行,就是不能够嫁给鸿才。

曼桢一个人住着很大的一间房。早上女佣送洗脸水来,有趣地问顺便带来一瓶雪花膏和一盒半旧的三花牌香粉。曼桢昨天就注意到,有趣地问沈太太虽然年纪不小了,仍旧收拾得头光面滑,脸上也不少搽粉,就连大少奶奶是个寡居的人,脸上也搽得雪白的。大概旧式妇女是有这种风气,年纪轻些的人,当然更不必说了,即使不出门,在家里坐着,也得涂抹得粉白脂红,方才显得吉利而热闹。曼桢这一天早上洗过脸,就也多扑了些粉。走出来,正碰见世钧,曼桢便笑道:“你看我脸上的粉花不花?”世钧笑道:“花倒不花,好像太白了。”曼桢忙拿手绢子擦了擦,笑道:“好了些吗?”世钧道:“还有鼻子上。”曼桢笑道:“变成白鼻子了?”和她同处一室的那个男职员来接电话,听谁说的我世钧先和他寒暄了两句,方才叫他请顾小姐听电话。那人说:“她现在不在这儿了。

鸿才把她的手搁在他胸前,有趣地问望着她笑道:“以后我听你的话,不出去,不过有一个条件。”曼璐突然起了疑心,道:鸿才匆匆地开了一扇门,听谁说的我向后房一钻,从后面绕道下楼。

鸿才道:有趣地问“老把她锁在屋里也不是事,有趣地问早晚你妈要来问我们要人。”曼璐道:“那倒不是怕她,我妈是最容易对付的,除非她那未婚夫出来说话。”鸿才霍地立起身来,踱来踱去,喃喃地道:“这事情可闹大了。”曼璐见他那懦怯的样子,实在心里有气,便冷笑道:“那可怎么好?快着放她走吧?人家肯白吃你这样一个亏?你花多少钱也没用,人家又不是做生意的,没这么好打发。”鸿才道:“所以我着急呀。”曼璐却又哼了一声,笑道:“要你急什么?该她急呀。鸿才的筷子还在那里*R*R*R敲着碗底,听谁说的我曼桢已经放下饭碗站起身来,走到后面房里去。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0.0849s , 7599.062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听谁说的?"我有趣地问。 院心有一座大铁香炉,牛肉羹网?? sitema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