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幸福有啊 > "为什么和同学吵架?"妈妈细长的眉毛挑起来了。不论我和谁吵架,也不管我有理没理,妈总是批评我。 我们之间的长谈、深谈 正文

"为什么和同学吵架?"妈妈细长的眉毛挑起来了。不论我和谁吵架,也不管我有理没理,妈总是批评我。 我们之间的长谈、深谈

来源:牛肉羹网 编辑:完全失控 时间:2019-10-16 06:18

  1982年秋天,为什么和同我有理没理我有幸与明川同赴我的第二故乡鄂西,为什么和同我有理没理朝夕相处半个月,我们之间的长谈、深谈,常常让我回味。其实我多半是个倾听者。明川这多年经常在底下跑,有时还带职工作,不用说,他的生活阅历,社会见闻、知识,令我听得着迷,且倾羡不已,我预感他将不断有长篇大着问世;更教我感佩的是,他的是非、善恶之感一如往昔,他的标准尺度同于一个普通百姓的心,我想这正是他作为一个人,一个为人民立言的作家,最可宝贵之处,当然身为一个富于正义感的知识分子,他的心境不能不带有相当沉郁的色彩。

1986年炎夏盛暑,学吵架妈妈细长的眉毛我来到了清凉世界,那是青海省会西宁。我应邀给青海文学院的学员们看稿、讲课,有幸结识了高原上一批新作家,留下难忘印象。1987年,挑起我接编《传记文学》杂志后,为了实现我的编刊设想,组稿举措有以下几点:

  

1987年,论我和谁吵我接手编《传记文学》杂志,论我和谁吵去上海组稿时又去看了胡万春。这时他在香花桥路还有一处住宅,我是在这里见的他。这可能是“四人帮”粉碎后,我第一次在上海见他。他的创作有了新起步,小说《蛙女》在上海报纸上连载时反响不错,还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听说收视率也蛮高的。他在创作上仍有抱负,记得他同我说过,想写一部以上海为题材的大部头长篇小说,他已开始构思。开头,他想从黄浦江悠然的钟声写起。这回在上海,他帮了我很大的忙,介绍一位年轻的陶红珍女士与我相识。那时《传记文学》杂志想拉点广告。而期刊的广告又不大好拉,陶红珍却给我拉来好几期上海厂家的广告,这完全是看在万春的面子上。后来陶女士到深圳发展自己的事业,还曾出版过一部长篇小说《秋叶飘零》,寄赠给我。1987年,架,也不管一个风和日丽的佳日在南昌一家旅舍,架,也不管陆定一和失散多年的儿女亲人们重聚,那悲欢离合,细诉系念之情的场景不必详说。我只说陆定一老人要求外孙女儿穿着红丝绒旗袍同他见面的那一刹那,那真是她外公记忆深处永铭不忘的,20年代青春焕发的她外婆唐义贞形象的复活。外公拥着自己的外孙女痛哭失声,外孙女扑在外公怀里思念着慷慨赴义的比自己还年轻的外婆,抽泣不已。满座的人也默默饮泣。但是陆定一老人最终擦干了自己的眼泪,他为改革开放的年代,为新生代的迅速成长而真正欣喜。1987年,,妈总是批正好是蒋南翔在中国教育部长任上,,妈总是批张宗植将自己海外的积蓄,捐资50万美元,30万给母校“清华”,设立“一二·九”奖学金;20万给安徽中国科技大学,设立“张宗植科技奖”和“张宗植青年教师奖”(此名称是张宗植推脱再三才接受的。他给在科技大学工作的儿子的信中,解释他为何听了朋友们劝说,接受这名称的。他说:“张宗植”这个名字,我也不应过分作为私有之物。朋友中提到这名字便联想到何凤元、蒋南翔、姚依林、高承志、牛佩琮、宋劭文和许多当年的朋友,这是30年代“七七”前夕北平反帝抗日大批学生青年的一个分子,要作为这一群青年的一个分子看,不能由我以私有的心情,要表示高洁便把这名字也抹煞掉。)以奖励成绩优异的青年学子和教师。1988年清华大学举行首届获奖者颁奖,宗植先生于百忙中赶来参加了。1990年去中国“科大”参加授奖仪式时,他亲笔为学校题字“发扬科学精神,培育建国人才”。

  

1987年4月2日下午,评我我去吴兴路她的新居拜见清阁老人,评我她那年73岁,老人肤色白皙,清雅脱俗,人如其名。她从青少年时代起就追求进步,多才多艺,擅长诗歌、小说、散文等多种文体写作,尤擅长话剧、电影剧本创作,这方面出的成果抗战时期最多;写作了全套的《红楼梦》话剧剧本,她是中国第一人。此外她还是经验丰富的书刊编辑,绘画专门人才,又通音乐。这样独立自强的才女,是以孤苦的单身人,度过了坎坷的漫长岁月。而今伴着她的是位老阿姨,她待她情同手足,两人相依为命。1987年初春,为什么和同我有理没理当我正策划去上海看望哪些老作家,为什么和同我有理没理一个过去的同事告诉我:上海还有位女作家赵清阁可以去看看,听说她和郭沫若、茅盾、田汉、老舍、谢冰心等一批大作家都有交往,和老舍交情尤深。她珍藏着他们写给她的信和诗文,这不正是《传记文学》需要的文坛史料吗?我这可不是瞎说,是听一位熟悉内情的老同志讲的。她这一说,引起我两点回忆。一是抗战期间,我住大后方一座山城,那里经常可以看见土纸版的现代名家作品,书的尾页还常登现代作家新书广告。赵清阁这个名字对我很熟,因为常看见她作品的广告,多幕剧、独幕剧很多,还常和老舍、洪深、田汉这些名字在一起。我想她是个作品很多的女作家。新中国成立后,赵清阁这个名字却少见了。20世纪50年代中期,那时我已在《人民文学》杂志工作,反胡风及肃反运动开始后,揭发可疑的人和事。我听一个人发言揭发某小说编辑曾建议向上海女作家赵清阁组稿。主编突然说:赵清阁是国民党作家,你们知道不知道?他这一说,把大家镇住了,我自然也很吃惊,啊,原来是这样!我相信了主编。据我所知,从此以后,在漫长岁月里,《人民文学》从未向上海老作家赵清阁组稿。这其实是百分之百的冤枉和误导,出自主编不了解情况而错下的判断。所以在80年代末期,我更愿意去看望清阁老人,增长见闻,尽力挽回过去对这位老作家的误解。

  

1987年初秋,学吵架妈妈细长的眉毛我有一次四川之行。北京的部队青年诗人李晓桦邀我到成都参加由成都部队做东出车,学吵架妈妈细长的眉毛全国各部队几位青年诗人同行的九寨沟之游。我由此结识了新疆风趣的军旅诗人周涛。有天,周涛交给我一份手稿,是他的朋友新疆边塞诗人杨牧一册散文体新作。他讲,你在北京出版界工作,还编《传记文学》杂志。你看看这稿子可不可以发表或出版。我同杨牧素不相识,那些年也很少机会看诗人们的诗,包括杨牧的诗。但我接受了稿件。心想是否发表或出版,只有读完稿件方能作出判断。旅途我读毕杨牧这卷18余万字的手稿,我甚欣赏。作为刚赴任不久的《传记文学》杂志拍板人,我决定在刊物上全文发表杨牧这份《西域盲流记》手稿,因为它是一部纪实而非虚构的文学作品,因为它可读、好读,见出作者的思辨和文学才华,同时它具备客观的,不会泯灭的社会历史和文学价值。在当年传记类文学来稿中,我认为杨牧这篇独立不羁、出言直率,有文有情之作属上乘。这自然是诗人杨牧一份真实的自叙传,能写出来,是难得的。我读他这份自叙手稿也就了解认识了杨牧这个人和他笔下那个年代,那个地域环境。当我决定《传记文学》全文刊登他这篇佳作后,遂写信告诉了周涛兄要他转告我不相识的杨牧。杨牧于1987年12月寄赠我当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的他的诗集《边魂》。我曾是个很爱读诗的人,读杨牧《边魂》,似有深入骨髓的感觉,远胜过去某些诗人写边疆的新诗。其后1989年6月30日在北京,杨牧与我有次短暂会面,由此我们成了相知的朋友。继1988年《传记文学》全文连载他的手稿,1990年3月又为他出书,书名《西域流浪记》,是我主编、由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的《国土与人》丛书之一。

1987年春天,挑起我接手《传记文学》杂志工作后,曾去上海看望施挚存、赵家璧、赵清阁等几位老作家,向他们求教。(1980年3月,论我和谁吵收入《秀露集》)

(1982年6月,架,也不管收入《书林秋草》)(2)“三害”与制度的关系问题。“三害”是指党的整风文件中讲的官僚主义、,妈总是批主观主义、,妈总是批宗派主义问题。林希翎在演讲中讲到“三害”的危害和根源。当时大学生们在校园内(“北大”也好,“人大”也好)初期的鸣放、演讲活动中,并无不同见解的森严壁垒,而是对问题采取了探讨、争鸣的态度。当林希翎讲到“三害”问题时,有同学发问:“你觉得‘三害’与社会主义制度有没有关系?”林答:“不能说没有关系,例如庞大的官僚机构是产生官僚主义的温床,因此,整风应当是一场革命,应从体制上进行改革……”她还说过:“现存的社会制度是一个过渡性的制度,不仅中国,连苏联也还没有建成真正的社会主义,中国的社会主义还带有封建性……”这些话,一上纲,就变成恶毒地攻击、污蔑“苏联和我国均不是社会主义制度”,“右派分子林希翎有准备有计划地抛出了她系统的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其实关于官僚主义等弊端和制度的关系,毛主席讲过多次。他说:“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还刚刚建立,还没有完全建成,还不完全巩固。社会主义要注意调整,要解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的矛盾。”他还特别指出:“国家机构中某些官僚主义作风的存在,国家制度中某些环节中缺陷的存在,是和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相矛盾的。”(参看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

(2)依靠文化、评我新闻界众多作者写稿。文化新闻界的朋友们,评我他们思想敏锐、见多识广,写出的作品往往时代感强,应是编传记文学杂志,不可缺少的作者。如北京的资深记者季音、白原、张世英、王晨、里予(郎新康),文艺、出版界的石少华、丁聪、骆宾基、韦君宜、康濯、徐城北、权延赤、董保存、闻敏、邓家荣、王凡、蔚江等,上海的徐伟敏、陆寿钧、周牧、余之、萧关鸿等,还有全国其他地方文化、新闻界的朋友们,如徐迟、曾立慧(《长江日报》活跃的女记者)(武汉)、胡征(西安)、石楠(《画魂———张玉良传》及《寒柳———柳如是传》等等传记作品的作者)(安庆)、松植(南京军区创作室)、李占恒(沈阳军区创作室)、杨耀健(重庆)、董秋枫(苏州)、谢狱和郑秉谦(杭州)、黄秋云(广州)、靳树鹏(他是吉林省建设厅的,不属文化界,但写了陈独秀晚年等多篇佳作)、龙飞、孔延庚(天津)等等,都为《传记文学》杂志写过受读者欢迎的篇章。(2)造反派1967年1月19日夺了作协的党、为什么和同我有理没理政、为什么和同我有理没理财、文大权后,成立了造反团和七人组成的造反团核心小组。他们出版铅印的《文学战报》,大造革命造反的舆论。为了引起国际上注意这新诞生的“红色政权”,他们策划了在401会议室召开对刘白羽、邵荃麟、严文井为首的原作协领导人的批斗大会。邀请外宾参加。刘白羽他们站在前排。我和其他一些人站在后排充当陪斗。我依稀看见在座观景的宾客有与刘白羽、严文井、李季、韩北屏常有交往的亚非作家常设局的日本、印尼等国朋友。这两排“牛鬼蛇神”一边挨批斗一边被拍照。我因为注意力稍有分散,被一位坐在群众席上的刘白羽过去的男秘书瞅见了,大呼“涂光群不老实!”跑来摘下我头上的帽子扔至地上以示惩戒。批斗会持续3个小时,我们低头站立。最难受的是膀胱憋胀。造反派企图造成国际友人承认他们新取得的权力的效果,却违反了“内外有别”的外事准则。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热门文章

0.0938s , 7094.976562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为什么和同学吵架?"妈妈细长的眉毛挑起来了。不论我和谁吵架,也不管我有理没理,妈总是批评我。 我们之间的长谈、深谈,牛肉羹网?? sitema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