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羽泉 > 听到回答,我吃了一惊,连忙抬头看他:啊!还是原来的那个奚望!眼睛在(王秀)琅架的眼镜后闪闪发亮,嘴角上挂着讥讽的笑。 陈佳这话虽然客气了点 正文

听到回答,我吃了一惊,连忙抬头看他:啊!还是原来的那个奚望!眼睛在(王秀)琅架的眼镜后闪闪发亮,嘴角上挂着讥讽的笑。 陈佳这话虽然客气了点

来源:牛肉羹网 编辑:秋缠 时间:2019-10-16 05:56

  陈佳这话虽然客气了点,听到回答,但也说得不错。也幸好万丽比陈佳早几天进来,听到回答,无论如何,先入山门为大嘛,何况万丽是副科长,陈佳只是一般科员,尽管陈佳学历高,人更年轻,但在机关的论资排辈上,毕竟陈佳要排在万丽后边一点,有许多事情是轮得到万丽轮不到陈佳的,比如,部里开中层干部会议,赵军和万丽可以参加,陈佳就只能一个人坐在办公室了,再比如传达某些文件,是要分级别传达的,先传达到中层干部,再传达到一般群众,这样万丽就比陈佳早一点知道文件精神,虽然这中间有时候只差几分钟,但毕竟是有个先后的,感觉上就不一样。

万丽沉默了一会儿,我吃了一惊王秀琅架才慢慢地说,我吃了一惊王秀琅架是的,叶楚洲跟我谈过以后,我没有来问你,我是想替自己作一回主,如果问了你,你肯定是不赞成我去的。康季平说,所以嘛,最后是你自己决定不跟叶楚洲走的,你还赖我呀?万丽的眼泪又含在眼眶里了,她自己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到了康季平面前,她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妹妹。在和叶楚洲相处的过程中,她也曾经觉得叶楚洲和康季平有一些相似之处,但慢慢地,她越来越感觉到,叶楚洲和康季平是不一样的,虽然叶楚洲有时候也像康季平一样关心她,他说话的方式甚至都有点像康季平,但她在叶楚洲面前,却从来没有想哭的感觉,没有软弱无助的需要扶靠的感觉,相反的,在叶楚洲面前,万丽会有一种斗志,会觉得自己很坚强,会觉得自己是战无不胜的。万丽沉默了一会儿,,连忙抬说,是我邀请伊豆豆来的,事先没有跟你说一下,你是不是觉得我

  听到回答,我吃了一惊,连忙抬头看他:啊!还是原来的那个奚望!眼睛在(王秀)琅架的眼镜后闪闪发亮,嘴角上挂着讥讽的笑。

万丽迟了一点出来,看他啊还小江的车照例在老地方等着万丽,看他啊还万丽注意了一下小江的情绪,但是她看不出来小江的情绪与往日有什么不同,她无法判断小江是不是也已经知道了她要挪位子的事情。上车后,万丽却忍不住了,主动问道,小江,你听说了吗?小江点了点头。她问得有点没头没脑,小江的头点得也有点没头没脑,但双方都明白了,万丽惊讶之余,不由觉得应该重新审视一下小江了,本来她对小江的印象,只是可以罢了,只是说得过去罢了,既说不上有多欣赏,也说不上有什么不欣赏,现在才发现,小江竟是那么的沉得住气,他修炼的功夫,原来比她还高啊?也可能还高得多啊!万丽出来,原来的那个眼镜后闪闪到小店的公用电话上,原来的那个眼镜后闪闪给康季平打了寻呼,就站在一边等他的回电,没想到用电话的人很多,她只得往旁边靠了靠,就听到店里的一男一女在议论,男的说,这个女同志好像蛮面熟的。女的说,机关小区里的嘛,天天进进出出,怎么不面熟,她先生我也认识的,人高高大大,很热情的。男的道,噢,你一说起我也想起来了,他先生每次来买东西,都给我支香烟的,好客气,是不是那个人,姓孙?女的道,是他。男的道,哎,对了,他好像有个大哥大的。女的声音也奇怪起来,哎,对了,有一次我问他怎么不来打电话了,他告诉过我,他家装电话了,那就奇怪了,既然家里装了电话,先生又有大哥大,为什么还要跑到我们这里来打寻呼?男的“嘘”了一声,下面两个人的声音就轻了,轻到万丽想听也听不见了,心里就有点发虚,差一点想逃开了,但这时候电话铃响了起来,万丽赶紧接了,正是康季平,康季平说他带了儿子在城东公园玩,问万丽愿不愿意过去找他,万丽犹豫了一下,说,你玩吧。就挂了电话。万丽出来上洗手间的时候,奚望眼睛叶楚洲也出来了,奚望眼睛万丽感觉叶楚洲是特意出来和她说话的,心里多少有点感激,但是站在叶楚洲面前,心里千头万绪,却不知说什么才好,跟着心念一闪,要是眼前站着的不是叶楚洲,而是康季平,那该多好,这么胡乱想着,就听叶楚洲说,万丽,你当初是怎么进的机关?是大学毕业分配的吗?万丽说,我是机关招聘时考进来的,原来在中学教书。叶楚洲听了,没有说什么,却微微地摇了摇头。万丽忍不住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进机关,我这样的人,不合适在机关工作吧?叶楚洲又摇头,道,谁说的,谁规定什么样的人才合适在机关工作?万丽又说,但我总觉得自己走错了路。叶楚洲说,你没有觉得走不下去了吧?万丽停顿了一会儿,说,还没有那么严重。

  听到回答,我吃了一惊,连忙抬头看他:啊!还是原来的那个奚望!眼睛在(王秀)琅架的眼镜后闪闪发亮,嘴角上挂着讥讽的笑。

万丽出了公墓,发亮,嘴角在公路上等了好久,发亮,嘴角也没有等到一辆车,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万丽火急火燎,看到一辆摩托车远远地过来,万丽赶紧站到路中间,把摩托车拦了下来,说,你能不能带我进城?我付钱给你。开摩托车的是个年轻的农民,长得黑大高粗,不知万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开始就已经吓了一跳,这会儿万丽说要搭他的车进城。农民更慌了,说,你要干什么?万丽说,我有急事要赶着进城,你带我一段,到有出租车的地方我就下。农民好像不敢相信她的话,说,这,这不大好吧。万丽说,我都不怕你,你怕我干什么?农民说,我不是怕你,我是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像你这样的女人,在这样的荒郊野外,怎么敢搭我的车呢?要不是因为时间太急,万丽都差一点笑出来,赶紧说,我看你不像个坏人。万丽匆匆地上楼,上挂着讥讽到了秘书小邢的办公室,上挂着讥讽小邢正在等她,说了一声万区长来了。就再也没有别的话,抓起电话拨到田常规办公室,说,田书记,万区长到了。田常规说,请她过来吧。小邢仍然无声,引着万丽来到田常规办公室,田常规已经迎了过来,握了握手,简洁地说,万区长,来了,坐。万丽以为田常规还会打一两句哈哈的,像刚才通电话那样,但当她一旦发现田常规已经没有了客套,细心敏感的万丽就预料到,今天的事情非同寻常,田常规很急。果然,等小邢给万丽泡了茶,退出去以后,田常规就说了,万区长,周洪发被双规了。一向说话干脆不拖泥带水的田常规却又补了一句,一小时前得到的消息。

  听到回答,我吃了一惊,连忙抬头看他:啊!还是原来的那个奚望!眼睛在(王秀)琅架的眼镜后闪闪发亮,嘴角上挂着讥讽的笑。

万丽匆匆改就的稿子还一直没有拿出来,听到回答,她一直在等机会,听到回答,看向秘书长是不是会问起,但是向问始终没有问,使得万丽越来越觉得这稿子拿不出来了。开始她还有点着急,觉得自己是以稿子为借口来看向秘书长的,结果却不拿出来,这不大好交代了,但后来她也渐渐地有些明白了,就像她自己并不完全是想请向秘书长看稿子才来找向秘书长,而向秘书长恐怕也不完全是为了要看她的稿子才约她来的。向问的烟瘾很大,说话的时候,一根接一根的,中间甚至不间断,都不用火柴的。他就这样说话,抽烟,和万丽先前的印象大不一样。他的言谈,彻底打消了万丽因为见向秘书长而产生的乱七八糟的念头。

万丽从乡下回来后,我吃了一惊王秀琅架整理了座谈会的材料,我吃了一惊王秀琅架边整理,边觉得自己有许多想法,觉得可以写成一篇既有实际内容又有一定理论高度的文章。她把自己的想法向余建芳汇报了,余建芳觉得不错。余建芳告诉万丽,在机关工作,就是要有主动性和积极性,机关里有的同志,会觉得整天无事可干,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余建芳自己的体会,事情多得忙也忙不过来。其实这样的内容,余建芳已经跟万丽说过好多次,但每一次都像是头一次说。余建芳说,小万,你刚来不久,就表现出主动性和积极性,很难能可贵,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但是余建芳也表示出一点怀疑,她说,你开了一个座谈会,就能写出文章来了吗?万丽说,我已考虑过,如果决定写这篇文章,我还要下去的。余建芳说,你刚来,这篇文章到底应该怎么写,科里就不做安排,你自己看着办,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万丽说,我知道了。本来这种事情,,连忙抬你政府的公司不干,,连忙抬别人谁肯干?周洪发有苦说不出,接是接了,总想转嫁一点出去的,就联系科思,科思当时,在其他项目上,正有求于周洪发,不敢得罪,便答应下来,但是资金却一直拖拖拉拉,不肯到位。周洪发一出事,科思立刻变脸,宁可赔偿毁约的损失,也不肯将这桩合作继续下去了。

毕业典礼后的第二天,看他啊还留省的名单正式公布了,看他啊还与一开始大家希望和猜测的出入比较大,六十多个人总共只留下两个人,南州的高洪是其中之一。康季平在电话里跟万丽说,失落吧?万丽说,才不呢,我早跟你说过,我不想呆在这里,我要回南州的,南州是我的根之所在。康季平说,主要南州有我在。万丽说,你感觉好。康季平说,万丽,说不失落也是假的,总有一点的,如果都不留也就算了,多少留了两个,却没有你,这说明你不是最拔尖的嘛。万丽说,拔尖不拔尖,要看怎么看。毕业四年后头一次见面,原来的那个眼镜后闪闪就是这样的谈话,原来的那个眼镜后闪闪谈话的方式和从前一样,康季平一如既往兄长似的关心万丽,但万丽不再是他的小妹妹,因为在最关键的时候,康季平不是兄长,他不配——万丽再次冷笑了,说,谢谢你的提醒,我打算明天就去登记。康季平说,我本来也犹豫过,到底要不要来找你,现在看起来我的决定是错了,我不来,你还不会这么急,我一来,反而刺激了你。万丽说,不是因为你,是因为他,因为孙国海,因为我爱孙国海!康季平点头微笑,说,我相信。康季平这么说了,万丽倒傻了,她激烈不起来了,在她内心最隐秘的地方,好几年时间,康季平是一直藏在那里的,一直到孙国海的出现,慢慢地,慢慢地才将康季平的影子挤走,但是现在,这块阴影好像又在爬出来。

闭幕式一结束,奚望眼睛万丽和林美玉黄林就急急赶回办公室,奚望眼睛明天,这个特意为“五艺节”建立的这个临时办公室就要撤销了,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回办公室,办公室里很乱,万丽和黄林赶紧整理打扫,林美玉说,我上个厕所,一去却一直没有回来。万丽和黄林打扫到一半,部办公室主任老冯就过来说,万科长,你这里不用打扫了,平书记时间紧,直接到会议室,大家一起接见。又说,平书记的车马上到,计部长已经下楼去接了,其他同志也都在会议室等着了,计部长说,你们几个,是今天的主要人物,先别进会议室,在走廊里候一候。万丽和黄林就走出来,站在楼梯口等着,听到楼梯上传来说笑声,知道平书记到了,大家不免有点紧张。不等万丽回过神来,发亮,嘴角耿志军又说了,发亮,嘴角本来我不想干了,但是看看这些人的嘴脸,周总才走了几天,大家都急吼吼地要来瓜分吃肉,科思、叶楚洲、向一方,还有呢,你等着,还会出来更多,我让他们看看,周总走了,还有我耿志军在!根本不把万丽放在眼里。万丽再好的修养也被他气走样了,伸手指了指自己,毫不客气地说,耿总,你是不是忘了,现在房产集团的老总是我。耿志军一愣,随即更不客气地说,老总?老总算什么?万丽说,老总算什么你不知道?那我告诉你,就是比你有更大一点的权!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0.1079s , 7671.820312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听到回答,我吃了一惊,连忙抬头看他:啊!还是原来的那个奚望!眼睛在(王秀)琅架的眼镜后闪闪发亮,嘴角上挂着讥讽的笑。 陈佳这话虽然客气了点,牛肉羹网?? sitemap

Top